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)

他变得越来越麻木,“浑浑噩噩,过一天是一天”。他没想过还有机会出去,他以为要困在这里过一辈子了。